骆宇欣·华文欲振乏力

2017-10-12 12:49

骆宇欣·华文欲振乏力

友族可以因为中国崛起而远赴海外去学习中文,我族又为何自我放弃不去考那中学程度的考试?别到时候因为考生人数濒危,当局取消考试了,才来骂小拿破仑,表演百万签名力挽狂澜,全国巡回演讲骂政府救华文。

常看见文化教育界疾呼“救救华文”,或者社团人士语重心长的劝说“中国崛起,华文有价”。这些话让读中文的人听起来,似乎会有点开心,仿佛自己的当初的选择有了价值,其实不然。

广告

考试局的数据,指STPM及SPM考中文的学生在这十年间急剧下跌,特别是STPM考生。虽然考生的数量受华裔人口比例的影响,但别忘了,当局也同时举出淡米尔文考生在同期的剧增。一个国内人口比华裔还要少的族群,在中学/先修班的母语考生竟然比华裔多,不能不让华裔汗颜。

长久以来,华裔的教育理念相当功利。这也是中华传统,由封建时代的科举制度开始,读书人就有“学成文武艺,货于帝王家”的理念,也就是所谓“读书等做官,造反等招安”。

这一“优良传统”,当然也保存到现代。学子们选科要找最有市场价值的,无可厚非,毕竟还是要过生活的。但趋避拿不到A的科目,而不去报考,这些数据只会让当局认为这个语文科没有保留的必要。

国内除了马来文和英文是必考科,还有其他语言科目选项让各族群自由搭配,难考A就要检讨师资以及学生的用心程度,而不是控诉批卷刁难考生,进而自暴自弃认为中文无用,读书无用。

就在华人自我放弃中文的同时,有远见的友族纷纷把子女送到华校,政府也把官员送到北京大学去学习中文。他们当中也有在华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考试里拿了A的,也有未来可能成为华文师资的人。至少,在文凭上有了华文资格,未来的华校董事就不能以“不谙华文”这个理由来拒绝政府任命友族掌校。到时候,华校特征还剩多少?中华文化仅仅满足于舞龙舞狮跳扇子舞?说是保留了书艺,却在挥春时无力创作新对联,只好抄千遍大地回春万象新。为了“尊重”多元习俗“自废”传统食谱吃一吃无猪油的月饼粽子?再来个大团结合照自我安慰展示中华文化“感化”友族?

再看看刚过去的中秋节,明明是个充满英雄美人神话,起源于古代对月亮崇拜流传下来的佳节,却让政党人士“骑劫”成后世权谋的月饼塞纸条起义,好好的秋季丰收赏月佳节变成打倒盗贼的乌烟瘴气,由此可见文化的沦落和无力反驳。

广告

振兴华文至今只见欲振乏力。考试制度、奖学金、师资及出路,固然是肇因,但至少考个SPM华文不需要考生“读”成学者,所谓的“很深很难懂”不过是与文凭无关懒得懂。

有志者事竟成,什么考试程度太高,难拿A都是藉口。语言选科虽然不该与特定民族挂钩,但文化需要靠语言来传承。

友族可以因为中国崛起而远赴海外去学习中文,我族又为何自我放弃不去考那中学程度的考试?别到时候因为考生人数濒危,当局取消考试了,才来骂小拿破仑,表演百万签名力挽狂澜,全国巡回演讲骂政府救华文。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