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杨丽琴.蓝花上的竞选海报

郭金福30年前从政, 常要帮选民解决的就是水灾问题。所谓30年河东,30年河西,甲市区国会议员换了好几任,郭大侠也已撒手尘寰,年复一年的水患梦魇却依然挥之不去……问题根源从未深究。 世事无常,民心难测,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一个政治人物的离去,不是一个句号,只是彰显风雨如晦、 未来政局存在更多变数。

苏德洲.别继续比烂就好

枉法就是枉法,冤枉就是冤枉,清白就是清白,公道自在人心,因此我再次强调, 在面对彭文宝遭反贪会调查, 在法律面前或还未定罪前,彭氏仍是清白,清者自清,更何况彭氏现在也获释放;而任何人也可以针对彭氏遭扣留调查时发起声援,但绝对不能声称富人是不会贪污的歪道理。常言道,坏人也不会把坏字写在额头上的。

万绮珊.机场离境乘客将要付的那 RM1

周二,在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首份航空业报告的发布会上,MAVCOM营运总监阿兹米尔再因证实, MAVCOM将向所有从马来西亚机场离境的乘客,包括大马人和外国人收取一令吉的费用。阿兹米尔再因解释,“这一令吉征税的目的,本质上是为了维持MAVCOM的财务,更重要是为了委员会的独立性。”

吴健南.叫孩子的宗教自由太沉重

无可否认,在一个有绝对宗教自由的国 家,父母乃至孩子都有信奉某个宗教和改信其它宗教的自由。不少孩子也的确在其成长阶段中,不断探索和寻觅适合本身的宗教,例如今天信奉佛教,明天信奉基督教,这是再正常不过的现象。 反正宗教就是一种内心的依归。 可是,倘若某个宗教一旦信仰后禁止脱离,又或在脱离的情况下会招致叛教罪名。那么这些未成年孩子,通过一 方父母的定夺下,信奉该宗教而被剥夺了其成年后的其它宗教自由,这对有关孩子公平吗? 这岂不是以宗教自由之名,行剥夺宗教自由之实?为何要让我们孩子的宗教自由变得如此沉重?

郑丁贤.政治大头症

再平庸的政治人物,也懂得必须善待人民, 即使不能提供实质好处,也不要以民为敌。再渺视民主政治,也要懂得执政的权力,是来自人民的选票。

林德成.专业化保存古迹

普遍上来看,人们对于修复古迹的概念,即恢复其原貌和应有的建筑细节,还原古迹原有特色。宁可要有“灵魂”的文化遗产,也不愿接受被过度现代化的历史遗迹。陈氏书院耗时4年进行修复工作,还原了中国岭南古建的特色,尽量保留原有结构,墙壁和屋脊的装饰品。但最后阶段却因LED灯饰惨被网民讨伐。

邱立本.追求社会公正是不能忘记的

台湾和香港比中国大陆更社会主义?这是很多游走两岸三地的游客的总结。如果从基础教育与公共医疗来看,台港两地的确走在中国大陆的前面。这使得中国大陆的“中国社会主义特色”成为巨大的讽刺,也使中国民间的力量一直鞭策党政当局加速改革,不要让中国的社会主义空有其名,不要让1949年以来中国追求社会公正的理念,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步伐下被遗忘了。

促进宗教包容

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的国度,各种族与各宗教之间应展现更多的包容,携手共进。宗教化绝不是多元种族社会的光明出路。

王丽萍.是天灾是人祸

环顾大亚庇地区近年来的发展,到处可见开山劈地、土木大兴的工程,除了住宅区的开发和兴建,商场、公寓、数项高架道路工程及泛婆罗洲大道如火如荼在进行中,还有一项拟议中的大型填海商业发展计划正“蓄势待发”。 这些在发展名义下推进的工程,对大自然施予无情的剥削与改造,却没有长期良好的城市与环境规划,有没有足够疏缓与应对环境冲击的方案也是个疑问;当问题发生,受害的总是被夹在发展洪流中无法自主,乃至为了进步的便利而忽视环境课题的人们, 触目惊心的环境破坏早已预示着胆战心惊灾难的来临。

宋明家.政治人物有没有狼头纹身?

最近国内闹的荒谬笑话,包括巫统追击马哈迪的印裔血统,认为他不配当马来人的领导;阿末扎希后来反被穷追猛打自己的爪哇人出身,要求他下台辞职;接下来林吉祥也被质疑在中国出生,某些有心人以为抓到老林的痛脚,还跑到国会大厦给他递备忘录。 在这全新工业革命4.0的智能21世纪里,居然还有国人学习中国古人的封建愚蠢,甚至不惜远赴中国,寻找人家胸口的“狼头刺青”,实在无可理喻。这种低级不入流的政治手段,和金庸笔下封建时代,某族民众痛恨另一族人的愚昧思维一样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