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张昭敏·违规成自然

减低车祸率,人人有责。政府有政府的责任、驾驶人士有驾驶人士的责任;孩子有孩子的责任,父母更有父母的责任,只有人人都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们才有办法去阻止更多的意外发生。否则的话,一千个人的小心,仍然不足以阻挡一个人的鲁莽;而一个人的鲁莽却足以毁掉无数人的希望。

张晋玮·民族主义=政治武器

民族主义已经成为了一个国际政治武器,反对党利用它夺取政权,执政党利用它巩固势力。民族主义在主导世界的新趋势,它将为世界带来更多更严格的移民政策、去全球化(deglobalisation)、封闭政策。它甚至会加剧国与国之间的纷争,美国自从提出了“美国优先”的政策后,对叙利亚和朝鲜的一些威胁国际人权和安全的举措的容忍度急降,就是一个好例子。

郑梅娇·新闻力就在日常中

很多事我们不知道,因为我们没有经历过,我们可以问,而且是问知道的人、相关的人。而普罗大众在获得讯息之后,不会像新闻工作者般把它写成文字或影像作出报道,而是收在记忆中或者告诉亲朋戚友等身边的人,当然现在往往手指一点就转贴分享。

张以勒·两种身份认同之间的张力

马来西亚华人在表面上认为不应该再区分马来人和华人,但在实际生活当中却认为不同族群之间还是要区别开来。梁文道并没有说这种身份认同上的矛盾是对是错,事实上,从理论而言,两种认同也不一定存在冲突。梁文道当时只是提出了问题,让我们思考。

张立德·追求公正包容性的法律

立法应当与宪法相符合,立法的内容应当符合宪法的基本原则和规定,不得与宪法相抵触,当某些利益方的固执,不符宪法精神和原则,立法就必须坚持遵循宪法保障人民利益的原则完成修法,绝不能通过立法搞符合某特定群体的保护主义。

陈孝仁·AWAS的阻吓作用

就如交通部副部长阿都阿兹所说般,AWAS系统只是执法3天就累积逾万宗违规行为,的确是“太多了”,这显示罚款似乎已经不能对交通违规者起到效果,面临吊销执照的后果或许才能真正让这些违规者害怕,规规矩矩地遵守交通秩序。

麦伟坚·谁需上华小预备班?

不是人人都有上佳的语文天赋,如从小以英文学习,入学后却以华文为主要媒介,试问这类学生又如何适应呢?加上英文26个字母的书写,远比笔划繁杂的华文字容易得多,相较之下孩子当然认为华文较英文难学,而在心里产生了抗拒感,形成难以学好华文的绊脚石。

杨钦宪·华人如何看待华文

马来人会用华语进行辩论,不可怕也不足以为惧,反而应该用更开放的心态去接受他们能说流利华语的事实,这也为马来西亚种族交流开启了另一个管道。该担心的是,华人自己看待华语的心态,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郭秋香·心动37℃

像这种小小的捐血运动,教会没有不切实际的华丽目标,逾百包的血包,就已经发挥了宗教影响社区的正力量,带领每一个参与的人,用最实际的行动,为这片土地献上爱。愿意奉献的人,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心尽力,从招待、负责儿童游戏、分传单、司琴、表演到来捐血的民众,每一个人都是如此的专注贡献自己小小的心力,为这样一个再也平凡不过的星期六,增添动人的色彩。

莫辛阿都拉·马来西亚民族:先说重要的

凯里是从TN50对话会上收集到资料的。马来西亚民族的梦想是他和年轻印裔和华裔大马人会面后所做的。也许凯里更应该从他巫青团员中取得他们对这个高尚梦想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