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郑钦亮·马印两地的种族主义

显然的,一些华人似乎要把事件扯到“凡印尼人都会趁机污辱华人”的议题了。那么,这样的个案是否就能代表这个国家到处都存在着“印尼人随时趁机污辱华人”的元素,即印尼的空气中都有“排华”的因子呢?

陈莉珍·公义之前,没有他或她

跨性别朋友的议题对很多人而言事不关己,但是如果你内心追求公义,相信宪法赋予你在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权利,那你就不能漠视一些在我们社会里的不公义,更不能允许开启马来西亚一国两套法律的355修正案。

陈定远·看马哈迪如何玩期货

事发之后,马哈迪一直否认马来西亚与这起丑闻有关,不过,若干年后,他在1986年,终于承认此事,并透露事件发生的过程,认为他被赛依德纳骗了。马哈迪自己是这么说的:赛依德纳编造了一个极吸引人的故事,有可能让我们把锡价维持在高位,让我们在此过程中,给自己赚很多钱。我必须承认,对于这些事,我很新,我不懂。

张淼·光环退去时

唯物辩证法说,内因是变化的根据,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外因需要通过内因而起作用。放眼过去,马来西亚不乏富有远见的领导人和国家规划,只乏脚踏实地的执行者去付诸实践。因此,这次电商浪潮的袭来,需要马来西亚全面的提升自我,做出自我调整与改变。搭着巨人的肩膀奔跑,不然如虎添翼,不然就跌而不振。

郑丁贤·行动党,你争气些

主流马来社会排斥火箭,中间人民和火箭疏远,不是没有理由的;除非它能够真正和主流社会以及公民舆论沟通,以及显现它有能力处理多元种族社会的复杂问题。

安焕然·春风化雨.宽柔学子

感恩与回馈,“爱我宽柔,造福人群”,这是宽柔子弟常爱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我不能算是杰出的宽柔校友。毕竟在宽中,我念了7年(1980-1987),是留级生。每次受邀回母校为在籍学生激励讲座,我从不掩饰这段留班故事。学习路上,不在于你留级不留级(那年,以我的学习状况,必须留级),关键在于你如何在叛逆、错误和迷惘中,走出来。这条路走的不容易,感谢师长、同学的扶持和引导。

李桑·边医边旅;讲效果享细节

真希望大马观光产业能搭上这一列富贵医疗旅游快车,及时分到这一杯羹。但,素质医疗能手与官僚倒米主义是整个产业最大的前进障碍:来寻医治病疗养的国际旅客,在KLIA入境处站着排队准备过关,结果“被罚站”了一个多小时;遇到了傲慢与懒惰和无效率,你想像得到那医疗旅客的心情吗?

胡逸山·荷土争议,攸关国族?

我想这起事件至少给我们带来两个启示。其一是世界各地近来兴起的民族主义,颇难幸免,尤其在如本地般的多元种族社会,大家更要有国家利益而非狭隘族群利益为重的概念。其二是一国的移民政策要调控的好,否则连移民宗主国的一些当地政治,也会被带来落地国进行造势,到时国籍以至主权的概念肯定会趋于模糊,如此一来是祸是福,也还难以断定。

江迅·忠犬八公、义犬喜喜和狗的使命

人与狗狗相遇,也是一种缘份。狗,自然界一种非常特殊的动物,它在野外几乎无法生存,是一种完全生活在人类社会的动物。在与人类相处的动物中,狗是最忠实的伙伴之一。在爱狗人眼中,狗俨然是家庭成员。狗无论从事看家、放牧、搜救,或者宠物,它能成为人类的朋友,正源于它的忠诚。人与狗有共同基点:它们都是鲜活的生命。可以说,狗和人的关系是一种很特别的共生关系。

洛克菲勒家族何以打破“富不过三代”

洛克菲勒家族的成功模式传递了这样一种财富观:财富以及合法创造财富的能力,理应获得社会正当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