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曹建廷·我们可能根除恐袭吗?

恐怖分子之所以发动恐袭,而不是带着千军万马来攻打我们,恰恰说明了他们势力薄弱,在庞大的国家机构面前伤害力不大。但他们要让活着的人害怕,让群体互相指责,让人民对政府保护自己的能力和意愿失去信心。为什么我们总是让他们成功呢?

许俊杰·能够拥抱世界,是一份幸福

我总是认为,做为一家负责任的,有远见的媒体乃至新闻从业员,提供各种资讯是份内事儿,如何选择与解读资讯则是读者的权力,我们将很难懂的国际大事,用最浅白易懂的文字或图像,跟你说明什么是你目前最需要关注的,最切身的课题,加深你对国际国内重大课题的关心,同时在关上任何资讯平台前,看一看当日的娱乐动向明星八卦,适度调剂那些国际国内大事所带来的负面情绪,这样也很好啊。

何俐萍·世界之大,这里是家

世界之大,这里(大马)是家。讲好大马的故事,传播好大马的声音,还得从发自内心,肯定自己是大马一分子做起。

林瑞源·34年,梦该醒了

普腾的故事教训政治领袖,不能好高骛远、眼高手低,先做好基本工作才是最重要的,包括掌握管理、技术及执行力;只靠美丽的政治词汇及愿景,根本成不了事。人民不是傻子,忽悠手段终会露出原形。

廖朝骥·敦依斯迈月旦人物

依斯迈批评:“李光耀所承诺的‘改革之风’将无法在马来西亚掀起,因为不管人民行动党斩获多少议席,以他们目前的议席总量是无法单独成立政府。巫统已经表明了不会和人民行动党组成联合政府。”他们两人都是高尔夫球友,依斯迈在自传中描绘了李光耀打高尔夫时的性格特征。

黄婉玮·马来人的团结运动

从伊党与公正党的分离到土团党加入希盟的例子,教会了我们观察马来政党到底要为意识形态而牺牲利益抑或要为合作利益而牺牲意识形态。无论高层做了什么决定,在党内也难免引起一些争议,甚至会有党员因不满而退出。

陈莉珍·小心陷阱

对于哪些想要搭乘这个议题顺风车,顺便达到自己背后的议程的人士,奉劝还是不要玩火,烧开来谁都不会得利。时间到了,各怀鬼胎的人马都会浮上台面,大家要小心不要掉入有心人士的陷阱。

邱立本·澳门最新的华丽转身

回归之后,澳门开放赌权,兴旺一时,但也曾经传言因为中国反贪,豪客减少,导致博彩业成长受阻,但不旋踵间,由于中国民间的旅游大潮澎湃,经济又强烈反弹。

杨丽琴·“税税”不平安?

身为国民,缴税是义务也是责任,惟人人都千方百计要减税,心甘情愿缴税者应寥寥无几。一般来说,纳税人都不希望本身的血汗钱,被政府胡乱挥霍,或流入贪官污吏的口袋里。

林德成·32令吉的经济饭

略读网民留言,不少人声称合理,指投诉者不知菜价贵。同时也有人指苦主怨不得,既然有标价就要接受。每个业者有定价基准,有者选择薄利多销,有者采取贵买贵卖标准。但标价后是否象征价格合理?